今天是:

“若”守初心,“醫”路不止 ——記我國著名心血管病專家、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特聘教授柯若儀

來源:光明日報    時間:2019/9/27    點擊數:5491 次

柯若儀在工作中。資料照片

  當人生進入第93個年頭,歲月在柯若儀身上留下了越來越多的痕跡:聽力下降了,腰也彎了許多,但有些東西卻是歲月沒能奪走的。鮐背之年的她,每天依然健步奔走在病患間,每天上午到醫院工作,每周出兩天專家門診,每個月出兩次特需門診,其他時間都在病房工作,還要定期組織內科大會診……

  澤被萬物而不爭名利,行醫養德只為救死扶傷。柯若儀說:“80歲生日時,我曾表態要向我大哥學習,再干10年。如今,我的愿望實現了,感覺自己過得很充實。”

  我國提出“心肌梗塞先兆”第一人

  柯若儀1943年就讀于日本東京女子醫科大學,1949年畢業于中國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學士學位。1954年調至大連醫科大學,從事循環內科醫療、教學、科研工作幾十載。她是我國著名的心血管病專家,是大連醫科大學附屬一院內科和心血管內科的奠基人。離休后,柯若儀作為醫院的特聘教授,仍然工作在醫療和科研一線。

  柯若儀出身書香門第,全家三代共8人,7人從醫,其中4人都選擇了充滿挑戰的心血管內科專業。她的兄弟姐妹中有三人是中國科學院或工程院院士,她的兒女、子孫自幼在她身邊耳濡目染,體會著醫者仁心的真諦,成年后也都選擇了醫學事業。

  從業之初,柯若儀曾翻譯蘇聯高等醫學院校用教材《內科學》《診斷學基礎》《兒科學基礎》,解決了當時國內醫學院校無相關教材的難題。調到大醫一院后,她重新組建內科教研組,指導開展教學和醫療工作,編寫中文、日文教材,主持制作心臟聽診教學儀器。在搶救心肌梗死病人中她發現,有些病人在病前有共同的臨床特點,即先兆癥狀。她根據統計分析提出了梗塞先兆的診斷標準,寫成《重視梗塞先兆,預防心肌梗塞》的論文,成為中國第一位提出心肌梗塞先兆的人。

  柯若儀也是大連醫學院醫院有史以來第一個獲得招收研究生資格的老師。大醫復辦不到兩年,她克服許多困難于1980年招收3名研究生,接著連年招生,其中就有目前心內科不同領域的學科帶頭人,對心血管內科的醫教研起到承上啟下的重要作用。

  比歲月更頑強的,是柯若儀對外界新鮮事物的好奇和跟進,她說:“堅持讀書學習已成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柯若儀是醫院圖書館最長情的讀者,每天下午堅持讀報1小時,晚飯后也要看書至深夜11時才睡覺。《中國醫學論壇報》她每周必看,二三十年從未間斷,日文原版的《心臟》雜志也幾乎每期必讀,學術雜志中有某種疾病的“特輯”,她也會詳細閱讀。在圖書館未來得及看完的,她總會借回家繼續學習。有些日本專家至今仍寄一些雜志給柯若儀,她會根據不同的內容,轉給有關專家共享,供大家借鑒學習。她還經常組織青年醫生翻譯外文資料,并逐字修改,這樣不但讓他們的業務水平跟上國際形勢,還能提高外文水平。為了讓年輕人更好地成長,她每次出診、查房后,都要再次向學生提問、講解,手把手地指點。

  作為我國著名的心血管病專家,大醫一院內科和心血管內科的奠基人,一批又一批專業人才在她的指導下走向心臟醫學第一線,宛若溪流,澤潤四方。但是,謙虛的柯若儀卻說:“各專科都在發展,新技術、新治療日新月異,靠看書常常解決不了某些病例的診治問題,值得慶幸的是不用出門,在院內就有許多老師會幫我。冠脈疾病的影像學、心律失常的心電圖等,可以向我周圍的老老少少專家請教,他們都會熱心解答。患者的病情我常請教護士,并看護理記錄,從中常能發現很重要的資料……”

 “學者般、慈母般的柯大夫”

  心中有愛,人亦不老。柯若儀把患者當親人,大家都稱她為“學者般、慈母般的柯大夫”。她出專家診時嚴格控制掛號數量,一個上午一般只看10位患者,為的就是給每一位患者留出足夠的時間細致診查,而她有時只能拖到午后2時才能回家,“看病之慢”在大醫一院排名第一。她的愛人呂景波說:“我對她看病慢這點,曾經很不理解,勸她能否快一點,但她的習慣沒有一點改變。她說病人掛號不容易,對病情必須反復交代,直到他們明白了今后如何診療才能放心。每天回家后,她都把幾個病例記在筆記本上,有些病人十幾年后再遇,她仍然可以說出病人過去的病情。”

  心電圖是診斷心臟病必不可少的手段,然而如果沒有詳細的分析,很多患者會被誤診。柯若儀在門診看病中就遇到很多因心電圖有“缺血改變”而被誤診為冠心病的病例。經過她詳細問病史,分析心電圖,而考慮為肥厚性心肌病,再經超聲檢查或者冠脈CT診斷,最后患者摘掉冠心病的帽子得到正確的治療。還有些病人被錯誤診斷為冠心病,她會大膽地給予糾正,這樣做必須有足夠的依據,為了患者的利益不怕擔風險。

  她還很注意為患者節省費用,藥物能不用就不用,各種儀器檢查和化驗能不查的就不查。有些老年患者患多種疾病,從多科醫師開出十多種口服藥,造成藥物本身相互影響而減少療效,甚至使病情加重。她會耐心向病人解釋其危害性,指導病人抓主要矛盾,減掉一些用藥,患者的病情很快得到改善。

  柯若儀查房前還要求管床醫生把診斷和治療寫在黑板上,她說:“這樣可以看出負責醫生的臨床思維,有無重要的診斷遺漏或錯誤治療。”就這樣,柯若儀以嚴謹的治學態度、高尚的醫德解決了許多疑難病癥,拯救了數以萬計患者的生命。

  70年如一日的堅守,不僅讓偌大的大醫一院處處是她的過往與傳奇,還在潛移默化中,立起了一扇寫滿了橘井泉香的醫學大家之門。(記者 吳琳 通訊員 張麗霞)

辽宁福彩快乐1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