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懺悔錄】貪婪的欲望,為我的“黑手”帶上了锃亮手銬

來源:安徽紀檢監察網     時間:2018/4/11    點擊數:41136 次

簡歷:王曉春,男,1974年1月出生,漢族,大專文化,安徽省五河縣人。2004年6月入黨,1992年4月參加工作,1992年4月至1998年1月,歷任五河縣自來水公司新集水廠倉庫保管員、出納會計;1998年1月至2010年3月,歷任五河縣自來水公司(2004年9月改制為五河縣晶源水務有限公司)財務科記賬會計、副科長;2010年3月至2018年3月,任五河縣晶源水務有限公司財務科長、主管會計。

處理結果:2018年3月,王曉春因涉嫌貪污犯罪被五河縣紀委監委給予開除黨籍處分、收繳違紀所得、建議解除聘用合同,并移送檢察機關依法提起公訴。

仕途順利,我卻在欲望中迷失

我出生在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庭,父母都是知識分子,我還有一個姐姐、兩個哥哥,對我呵護有加。兒時的生活雖然拮據,但一家人和和睦睦、團團圓圓地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很溫馨。父母與兄長從小就教育我要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要坦坦蕩蕩、清清白白地做人,在他們的諄諄教誨下,一直以來,我奮發圖強,成績優良,并按照他們的教誨,一步一個腳印地前行。

1992年4月高中畢業后,我順利進入國有企業五河縣自來水公司工作。那時候的我意氣風發,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臟活累活搶著干,時刻以務實的作風追求著自己的人生價值。2004年,我以優秀的表現光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在同年公司改制為五河縣晶源水務有限公司之際,被提拔為財務科副科長。在不斷努力下,2010年3月,我正式擔任了五河縣晶源水務有限公司財務科科長,然而隨著權力的增加,我的思想卻在潛移默化中逐步改變,我的人生也自此發生了質的變化。

手中有權了,人也變得虛偽起來,沒事的時候我總愛邀請同學朋友到飯店聚一聚,享受著他人的恭維,以為這樣就會被人看得起。但長期的吃請令我捉襟見肘,費用越聚越多,自己又承受不起,我就想法設法的打起了公家的主意。因為對公司財務有一定的管理權,加之自身又深諳財務報銷之道,我就在領導簽批過的招待費單據中篡改數據,并把我私人餐費發票混淆其中進行處理。第一次的嘗試后,我心驚膽戰,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竟然沒人發現,我反倒沾沾自喜,以致日后的故技重施。一次次的嘗到甜頭后,我的思想防線開始慢慢坍塌,最后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窮奢極欲,我為自己的“高明”洋洋自得

2012年4月,長期的貪圖享樂使我的生活作風出現了問題。在窮奢極欲面前,我把自己的“高明”手段演繹的“淋漓”盡致。2012年5月,我在一張由公司領導簽批過的報銷購買U盤費用的單據中虛增了報銷工程款的事由,將實際報銷金額139元篡改為23139元,并以處理公司費用為由,安排施工單位人員幫助虛開了工程款發票。虛報套取的2.3萬元很快便到了我自己的腰包,也很快的被我揮霍一空。

我慢慢的習慣了這種方式,也習慣了這種惡劣手段帶給我的奢靡生活,并為自己的“高明”洋洋自得。有了對自己的充分“認可”,我的貪婪愈演愈烈,2014年9月,我再次以篡改報銷單據的方式,將公司一筆7.7萬元的工程款虛增至17.7萬元,僅一次便套取公款10萬元。2016年2月,我模仿公司領導簽字,并虛構施工單位預借工程款的情節,非法侵吞公司資金5萬元。

自2010年起,我利用財務報銷審核支付的職務便利,抓住部門賬目與公司財務賬目互不相通的機制漏洞,先后38次篡改報銷單據侵吞公款35.2萬元,6次少做收入、多做支出侵吞公款9.5萬元,2次模仿領導簽字侵吞公款7.13萬元,個人直接侵吞公款0.66萬元,合計47次侵吞公款高達52.49萬元。這個數字使我觸目驚心,沒想到短短幾年的時間里我竟干出了這么多喪盡天良的壞事,我的手段卑劣到了極點,我的罪惡罄竹難書。

深深懺悔,我在犯下的罪惡里痛不欲生

“是什么把我的愛心良知吞噬?是什么將我的老實本分淹沒?”被留置調查的二十多個日日夜夜里,我總是輾轉反側。

是理想信念的失守。因為欲望的膨脹,我把自己的小算盤打的嘩嘩響,卻將黨的教育培養和組織的關心愛護統統拋之腦后。不注重思想的學習、不虛心接受批評教育、不把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以致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出現嚴重扭曲,喪失了共產黨員應有的良知,最終從一個積極向上奮發有為的人,墮落為一個貪婪自私忘乎所以的人。是貪婪欲望的作祟。人一旦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貪婪就會像洪水一樣將你淹沒。自從擔任財務科長后,我經常吃飯喝酒唱歌,整日沉迷于瀟灑享樂,以致渾渾噩噩。從最初的虛榮、攀比演變為貪婪,從吃的想比別人好、穿的想比別人好發展到驕奢淫逸,我的生活發生了本末倒置的變化。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我置黨紀國法于不顧,頻繁的伸出“黑手”,想方設法、肆無忌憚的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最終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因為我的錯誤,我給黨和政府的形象抹了黑,給社會造成了不良的影響;因為我的錯誤,傷害了我的家人以及關心愛護我的親人朋友。我對不起黨組織,一路的成長全靠黨組織的培養和教育;我對不起父母,他們總是要我堂堂正正做人,我卻辜負了他們的教誨,犯下了嚴重的錯誤;我對不起家人,我一直是家里的頂梁柱,是孩子心目中的好父親,現在卻給家庭帶來了傷害,成了無法償還的良心債。我愿意接受黨紀國法的制裁,愿用真誠與付出贖回我的罪惡,我將痛改前非、涅槃重生,從此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五河縣紀委監委)

辽宁福彩快乐12走势图